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主教济南教区光华报

用美妙的文字传颂上主的光荣

 
 
 

日志

 
 
关于我

光华报是济南教区内部刊物,欢迎踊跃投稿,完善福传事业。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8月“上智之作”  

2010-08-18 18:33:58|  分类: 本报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苍凉人生爱之梦       

                                                                                石愚

        中国文壇有两位最优秀的翻译家,一位是以翻译法国巴尔扎克《人间喜剧》系列小说而名扬文壇的傅雷。另一位是以翻译英国沙士比亚悲剧和喜剧的朱生豪,两人先后为中外文化交流奉献了生命。
       傅雷夫妇因不堪受辱,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在文革中双双殉难。朱生豪则为了译完沙翁的四大悲剧,十二喜剧被贫穷折磨而死。
       在他们两人之后,不管那类中译本,只要是巴尔扎克与沙翁的作品无人能超越。
       朱生豪夫妇是忠贞爱情的典型。值得今天被商品污染了爱情观的青年人作为反省榜梓。
       朱生豪家境平平,只是因为热爱文学,凭优异成绩考入了当时颇有名气的浙江大学。朱生豪的太太是上海富豪的独生女,酷爱文学就读于浙大,因偶而的机会他们两在教室中成为隣座。
       朱生豪英语特好。在大二时因家境不好难以负担昂贵的学费,他开始翻译外国作品,用稿费来弥补。教授发现朱生豪穷而有志,很想帮他一把,于是找来沙翁的《罗蜜欧与朱丽叶》,让他尝试能否译好。当时,鲁迅由日文转译为中文的沙翁作品,原著的风格风采找不到了。其他人从俄语转译,也没有成功,而朱生豪成功了。第一幕译稿就被上海友声书社看中,鼓励他将全剧译完,朱生豪夜以继日不久译完全书。友声书社很快出版,首印三千册,大受欢迎与好评。这是当时上海文壇上一件盛事,通过朱生豪中国文化界与热爱文学的青年知道了英国沙士比亚。中国人把罗蜜欧与朱丽叶为爱而双双殉情,看成是外国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在朱生豪译作生涯中,隣座女生一直帮他介决生活之需,也帮他找资料,翻英汉字典。她十分敬仰朱生豪,甚至周末家里从上海派车来接她,也不回家。日久之后引起父母注意,他们终于明白发生了这一切都是为了朱生豪。于是暗中派人与朱生豪谈判,愿给朱生豪一笔足够他几年学费的巨款,朱生豪不同意,也不告诉她。于是她父亲亲自出马要女儿休学回家,与上海另一个富豪子弟结婚,她坚决拒绝。
       临到毕业时,她向父母提出要与朱生豪结婚,父亲说,如不听劝告执意嫁给这穷小子,就永远不要进家门。
       在没有家庭支持任何钱物没有嫁妆的悲凉中,这个恩爱而贫困的小家庭出现在上海的一个“亭子间”中。这是上海人对于狭小而又光线暗,通风不良的居室的称呼,凡是住亭间的必然是城市贫民。
       朱生豪在家继续译作沙翁剧本,年轻的太太在“野鸡中学”——里弄中简陋的非正规学校——担任几节课,以这点微薄的收入支撑朱生豪的事业。
       上海发生了“八一三”日本攻打吴淞口事件。
       十九路军英勇抗日,把侵略者顶住在上海市以外,鬼子老羞成怒,轰炸闸北与黄浦江沿岸,友声书社被炸,朱生豪第一本译作的钻字版全部破坏。上海大乱,租界房价大涨。小夫妻俩交不起房租,被房主赶出,于是他们只好到青浦农村租屋,那里的房租只有租界的十分之一。
最艰苦的生活开始了。在青浦乡下的农家小屋中,白天幽暗,晚上无电,只靠油灯照明,极大地损害了朱生豪的视力。强度的脑力劳动却没有足够的蛋白质、维生素补养,朱生豪日见消瘦。家里无隔日粮了,朱生豪就去新的友声书社预支稿费。他在生存线上争扎的同时,又要译出高质量的诗句,朱太太感到十分困惑,把难处讲给朋友听,朋友把她的困境传到她家里,父母很绝情说:除非离开朱生豪,否则,分文不给。
朱生豪决心要把沙士比亚原作的风格、以风采最佳的中国文笔传神给中国读者,他深信,在沙翁笔下优美的诗句、词藻都可以在中文的词库里找到。为了找到能最佳表达原意的成语,他常苦思冥想到天明。而这强度的脑力劳动,极大地消耗了他的体力,杀伤了他的健康。他开始不断咳嗽,脸色由黄转青,夫人请朋友来诊断,他已患上肺结核。在那时代,肺结核是富贵病,对症的进口药物要用黄金来买,夫人大惊,又不敢告诉丈夫。到处求助没有人能真正伸出援助之手。朱生豪感觉到自己的体力与脑力每况愈下,不敢告诉太太,好在自己已经译到最后一本,乘下的也不多了,只要坚持一下,兴许能的译完。
       夫人到处找朋友,找同学,有时能带回来一点食品或水果或者土方配制的中药。但她知道如果没有雷米封这种特效药,丈夫的病不会妙手回春。她从不当着丈夫悲伤,从不怨自己命苦。她也是一个翻译高手,而且与丈夫一样深爱沙士比亚的剧本,她知道丈夫正在呕心沥血,付出生命的代价,孤军奋战的文化工程即将完成,已经出版的沙翁译作在中国文化界与文化青年中掀起了沙翁热。已经有华剧团和学校在排练《罗蜜欧与朱丽叶》以及《威尼斯商人》等。她决心尽最后的心力,鼓励和帮助丈夫译完最后一章。
       事实上,从学生时代朱生豪开始翻译起,她就是得力助手,尽管书的封面和版权页上没有她的名字,但实际上,每一本剧本,都有她的心血。现在她以更大的努力把精力放在翻译工作上。但命运却不顾这一些,朱生豪的生命到了尽头。
      在一盏青灯的昏暗中,朱生豪向夫人示意他尚未最后完成的沙翁剧本,希望她来完成,他眼看着已经出版的许多译本,默默地呼出最后一口气,一代翻译家就这样在事业上的顶峰年龄上与他的读者,与未来的沙士比亚的崇拜者永别。
      在一座简洁的墓上每年只有清明与追思已亡的纪念日,才看到有几束鲜花,而平时只有猫尾草和浦公英在风中摇曳。而在人间,沙士比亚全集上朱生豪的大名赫然在目,直到今天朱生豪的译本仍是最好的译本。朱译沙剧绝无译作的通病:文句生硬,表述不清,而是流畅、幽默、风趣、沙翁独有的文笔风彩跃然纸上,读者享受到阅读的美感。
      五十年代在纪念朱生豪的盛大纪念会上,朱生豪太太发表了一篇催人泪下的回忆文章,见证了关于人间爱情的高贵。
爱情不仅仅是儿女情长,只有在艰苦的考验中,在共同的事业中,在人生道路上,携手同行,才是伟大的爱情。这样的爱才有资格受到上天的祝福,才有资格将他们的名字写进永恒生命的金册上,因为一切真爱来自上主的恩赐,一切真爱付出了巨大代价。
                    摘自石愚《信仰的思考》

                              十字圣架 五现中华
         据1933年版徐公宗泽神父编辑的《圣教杂志丛刊·天主教传入中国概况》记录,十字圣架曾显现中华,共有5次,两次在山东,两次在浙江,还有一次由于留下的资料不全,无法给予具体地点的考据结果。
        1722年,当时在浙江传教的耶稣会士,写信给自己修会的总会长弥额尔·东宝利尼(Michel Tombourini),明确记述了十字圣架四次在中国山东和浙江显现。信件是以当时中国盛产的薄绢书写而成,至今仍完好无损地保存在罗马公学。
        在同一时期,耶稣会保存的书札《Lettres edififantes》,也有类似记载。
        还有一位意大利耶稣会士的个人信件,也记述了一次十字架显现中国的奇迹。
        基于对当时的耶稣会传教士人格信誉的肯定、记载年代的明确无误、记载人本身的名姓确凿等历史考据之理由,且有多种资料相互印证,我认为此五个十字架显现的历史事件查有实据,并非空穴来风。
       第一次显现是1718年8月20日,值康熙五十七年,农历七月二十四日晚7点至9点之间,山东济南省城上空出现一个十字架,下面白云缭绕,同时有一火球,从东方升起,渐向西北进行。所经之处,有火星流散。当十字架及火星隐没时,声震全城,看到和听到这奇迹的,有万人之多。
       第二次显现,是在同年的9月8日,圣母诞生瞻礼日,农历是八月十四日晚7点至9点之间,济南城上空,再次出现一个十字架,比前次更显宏大,银光闪烁,周围有细云环绕。起初时,十字架向一边倾侧,大约一刻钟后,逐渐由南向北直竖,又一刻钟后,由西向东。这次显现,全城的人均看见了。
       第三次显现,是在1719年12月31日,康熙五十八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一日晚。当时浙江绍兴府余姚县金家桥,有姓鲁的人家,自己修建了一所草堂,当中供奉天主圣像。每逢教会瞻礼日,周围的教友都会集中到此,一起祈祷。那天晚上7点一刻,大家看到一个十字架显现于草堂顶上,洁白而光亮,周围有白云环绕,星辰拥护,十分耀眼。大约一刻钟的光景,十字架才隐没。看到的教友,当时有11位,而教外人士,不计其数。
       第四次显现,是在1722年6月23日,康熙六十一年,农历五月初十晚,大约7点钟,在浙江杭州,天空的东南方向,出现一个白亮的十字架,十字架的直、横两端,特别长而大。半小时之后,才隐没。当时杭州城的居民,大都亲眼看见。
       第五次显现,没有前四次那么具体明确的地点。事件由1726年8月4日,耶稣会士拉迪斯拉斯(Ladislas Rosz)神父,从意大利写信给他的朋友索切(Socher)神父,信中谈到:近日中国有一圣迹,即1725年6月15日,有人看见空中显现出一个光明的十字架,腾于一个圣爵之上;另有三个铁钉形物,钉头向上,正好与修会的徽章同式。
        5次十字架显现中国,距今已经近300年了。天主的计划真是奇妙,我们中国教友,从无到有,从迷茫初信到一代一代前赴后继、不断传承、坚守信仰,靠的,都是主耶稣十字架的救恩,而并非个人微薄的功德。即使有人认为自己为主耶稣做了点什么,也是应当应份,诚如耶稣在福音中所说:我是无用的仆人,做了应该做的。
吾侪罪人,千万不可妄自尊大、占据了主耶稣十字架的功劳,窃为己有,忘记了主耶稣的一番苦心、千万恩典。
        愿十字圣架的光芒,照遍中华,十字圣架的事业,彪炳千秋。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