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主教济南教区光华报

用美妙的文字传颂上主的光荣

 
 
 

日志

 
 
关于我

光华报是济南教区内部刊物,欢迎踊跃投稿,完善福传事业。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6月“上智之作”  

2010-06-15 21:28:31|  分类: 本报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限度与规则

                                            秀英姐

瑪竇福音5:17-19

 那時候,耶穌向他的門徒說:「你們不要以為我來是廢除法律或先知;我來不是為廢除,而是為成全。我實在告訴你們:即使天地過去了,一撇或一畫也決不會從法律上過去,必待一切完成。所以,誰若廢除這些誡命中最小的一條,也這樣教訓人,在天國裏,他將稱為最小的;但誰若實行,也這樣教訓人,這人在天國裏將稱為大的。」

 在一些人際關係中,

有些人因為對自己沒有信心,

就會以某某人說什麼來為自己背書。

但事實上某某人說什麼的原意,

都已經被斷章取義。

 就像今天福音中,

耶穌告訴門徒不要也假借耶穌的名字來廢除法律或先知。

耶穌所做的卻是成全。

耶穌貴為天主降生成人,

他尊重在舊約已經記錄的法律,

且成全。

這為我們是很好的提醒,

接受在一些限度與規則中,

我們能做與不能做的部分,

把握其中的分寸。

 (讓我們一起祈禱)

 天父,

我的阿爸父,

 請教導我們接受限度,

從耶穌支取清楚且健康的界線。

能夠在一切事上,

找到如何光榮祢的規則。

 這樣祈禱是奉靠主耶穌寶貴聖名,阿門! 

                                                              司铎之母

                                             上海神父

 

在台湾养老的姨母是安贫小姊妹会的修女,每五年回上海来探亲一次,每次都带给我很多礼物。80年代初第一次回大陆上海时,曾带给我一本思高版《圣经》和一套弥撒《感恩祭典》。当时我还在念初中,没有接触过《圣经》,根本看不懂,胡乱翻看了几页,便放进了箱底,直到以后进了修院,上圣经课时拿出来献宝被同学羡慕时,才感到姨母的先见之明——当时修院没有《圣经》,只有一些从基督教弟兄教会那里讨来的《新约圣经》。而至于那套《感恩祭典》,直到1989年修院礼仪语言地方化,开始举行中文弥撒时,才用上,更觉得老姨母有远见卓识了。

 姨母每次回来,都带给我各式各样的圣物、圣书,并常在通信中,劝勉我努力修道,不断体验主耶稣基督的爱,告诉我,只有真正体验到了,才会感恩;感恩了,才会懂得奉献。这些话,对当时在修院的我,启发很多。

 司铎年里,姨母来信了。她年老手颤,已不能多写字,信里夹寄给我一张刘河北画的圣像,让我细细看、好好想。

 这真是一幅奇特的圣像,中国式的人物画,描绘了这样一幅图景:圣母玛利亚坐在十字形的绿意葱茏、果实累累的树木下,手里捧着许多从树上摘下的果子,交给一个跪在她面前的神父,而神父把从圣母那里取来的果子,喂养着围绕在身边的羊群,羊群安宁而恬静。

 十字形的树木,象征着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绿意葱茏,硕果累累,正是耶稣基督死而复活、凯旋胜利的写照,是天主圣神抚慰之风吹拂、赐下恩宠美果的写照,是天主圣父生命之源、永生之望的写照。

 而玛利亚在天主圣三的爱的计划和工程里,依然担负着她的神圣使命,传扬天主的荣耀和德能:“祂的仁慈世世代代于无穷世,赐于敬畏祂的人。”(路1:50)

 她把天主恩宠与爱的果实,传授给她钟爱的司铎们。

 她让司铎们用结自主耶稣基督十字架上的果实和这生命的活泉(若4:14)来喂养主的羊群,而不是用人世间的私利俗念自我满足;

 她让司铎们用满含着圣神恩典的果实来饱享主的羊群,让羊群生活出“圣神的效果——仁爱、喜乐、平安、忍耐、良善、温和、忠信、柔和、节制,”(迦55:22-23)而不是“贪图虚荣、彼此挑拨、互相嫉妒。”(迦5:25)

 她让司铎们用洋溢着天父慈爱的心肠来关怀和照顾主的羊群,而不是对羊群动辄指责、谩骂、驱赶、厚此薄彼、冷淡、不理睬、甚至伤害。

圣母玛利亚,是最懂得耶稣之心的人。耶稣曾对伯多禄说:“你去喂养我的羊群。”如今,圣母玛利亚深知我们司铎肩负的责任是何等重大,而我们又是多么软弱的一群,所以,她为我们邀得了足够多的天主的恩宠之果,放在我们司铎面前,让我们在牧职生涯中,不要担心害怕,她与我们一起为主工作,就像当年她紧紧跟随在主耶稣的苦架后面、支持慰藉主耶稣的苦难救赎一样。

  今天,玛利亚依然这么稳稳地、安安地坐在我们面前,无论遭遇什么样的暴风骤雨、惊涛骇浪,她始终和我们风雨同舟,她真是我们司铎的母亲!在我们感到无力的时候,在我们感到诱惑难当的时候,在我们迈向悬崖深渊的时候,她早早地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需要的恩宠,她自己既是满被恩宠者,就从来没有把我们遗忘过。如果哪里有她显现在祈祷,我想那其中很多时候一定是在为我们司铎恳求;如果哪里有她显现在哭泣,我想那其中一定有许多眼泪是为我们司铎流下来的。因为她是教会之母、世人之母,也是我们司铎之母——“看,你的母亲!”(若19:27)所以,她心中有我们每一位,她惦念、她百般疼爱着我们司铎,就像母亲疼爱自己的孩子。

  谢谢姨母,给我寄来这张如此富含深意的圣像。现在,我还不能回复姨母,虽然我细细看了,好好想了,但是我觉得这幅圣像让我更细细看、更好好想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姨母,请容我再细细看、再好好想……

                                          关于利玛窦我们还能知道多少?(连载)

                                                   作者:王寅

在意大利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处办公室的整整一面墙上,有着倪波路根据利玛窦的“记忆之宫”创作的组画,每一幅镜框中的图画都有中西文对照。倪波路在意大利的拉丁文古籍中发现,利玛窦沿袭了思想家葛米洛的做法,将有关中国的知识置放在虚拟以“7”为基数的类似阶梯状剧院的“记忆之宫”中,这个虚拟的宫殿7排7列(西方传统视7为具有魔力的数字),由49间房间组成,每个房间绘有各种图像和符号,对应虚拟的居住者,房间横竖之间都有一定意义上的关联性,若将49幅图画横竖排列,可编织一个寓意深刻的“魔幻方阵”。利玛窦曾向包括徐光启在内的明朝文人展示他“过目不忘”的记忆能力,将四书五经倒背如流,并传授记忆术帮助他们通过科举考试。

 多才多艺的倪波路不仅是外交官,还是画家、诗人,现在还担任上海戏剧学院特别顾问。倪波路说,这是家族的遗传。倪波路的祖父在1910年赢得地区的摩托车比赛冠军,也是当地的第一个工程师;熊三拔更是一个文学造诣很高的传教士,擅绘画,通建筑和宗教的密传学说。

萨巴蒂尼在历史上是一个显赫的姓氏,这个家族和利玛窦的家族一样,和梵蒂冈有着密切的联系,熊三拔的成长故事和利玛窦非常相似。在熊三拔启程前往中国的时候,爷爷给孙子写了一封信:无论去哪里,都要小心,要带着责任去中国。倪波路强调说:“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要知道,派往中国的传教士是最有才华、最优秀的青年。”

熊三拔在中国传教15年,留下《泰西水法》、《简平仪说》、《表度说》、《中国俗礼简评》和《陆若汉神父著述注解》五部著作。利玛窦去世前,把最重要的文件资料都移交给了熊三拔,并告诉熊三拔他最大的遗憾是虽然身在北京,却没有见到被他称为“东方康士坦丁大帝”的万历皇帝,没有把万历皈依基督教。

 明朝官廷画家所绘60幅徐光启画像被毁

 57岁的徐承熙是徐光启第13代后人,现在上海一家公司担任行政管理工作。

 1962年,徐光启诞辰400周年纪念,徐承熙的父亲徐海林将八大本徐氏家谱捐给了国家。“文革”开始以后,历经数次战乱保存完好的徐光启家传文物遭到了灭顶之灾,红卫兵冲入徐家查抄,一大箱地契全都被烧,60余幅由明朝宫廷画家所绘各个时期的徐光启画像毁于一旦,徐氏祠堂祖先牌位付之一炬,徐光启墓地成了露天仓库。

 “亏得早就将家谱捐给了国家,不然在“文革”中也灰飞烟灭了。”徐承熙说,幸免于难的徐氏家谱如今完好地保存在上海博物馆。

 徐承熙介绍说,徐氏后代居住在上海老城厢桑园街、九间楼和徐家汇一带,也有旁支离开上海迁往台湾等地。徐氏后代信教者不少,其中出了不少名人,包括获得哲学博士和神学博士学位的徐家汇天主堂藏书楼司铎(主持人)徐宗泽。

 和徐光启后代生生不息的繁衍不同的是,在马切拉塔的利玛窦家族却是另外一番情况。利奇教授介绍说,利奇这个姓氏的家族是马切拉塔最古老的家族,自己和利玛窦属于同一家族。利玛窦的意大利原名是Matteo Ricci,“Matteo”沿袭的是圣经中的名字,“Ricci”在意大利语中意为“刺猬”,通常又有某人头发卷曲的意思。利玛窦的那一支到上个世纪初已经中断。已经65岁的利奇教授在家中三兄弟中排行第三,但是,三个兄弟都没有孩子,利奇的姓氏在马切拉塔面临后继无人的境地。

 利奇教授盛情邀请徐承熙访问马切拉塔,他将拍摄一部关于利玛窦和马切拉塔的纪录片,让人们直接地了解利玛窦生活时代的原汁原味的地方文化背景,了解意大利文化。玛切拉塔的耶稣学院图书馆现在向公众开放,利奇教授的父亲担任过图书馆的馆长长达25年。在那里可以看到利玛窦借阅过的书籍。城中还可以看到保存完好的利玛窦祈祷过的教堂和走过的道路。

 2010年,利玛窦逝世400周年,马切拉塔将举办利玛窦国际研讨会。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王寅 2007-11-21 15:03:00发自上海:感谢意大利上海总领事馆文化处在采访中提供的帮助,感谢苏飞提供现场翻译)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