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主教济南教区光华报

用美妙的文字传颂上主的光荣

 
 
 

日志

 
 
关于我

光华报是济南教区内部刊物,欢迎踊跃投稿,完善福传事业。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6月“信仰航班”  

2010-06-15 21:22:55|  分类: 本报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  饭

 礼拜一白天在家做饭招待“小师弟”,虽然算不得麻烦,但是连买带做也用了我小一上午的时间。令人感到愉快的是,这顿便饭换来了一条可爱的短信:“谢谢你好吃的饭……一想就流口水啊。”

 现在人们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在家做饭便成为了一件尴尬的事,费时、费力还不见得讨大家喜欢。所以,不要说亲朋聚会了,就是自家人有时也不愿意煎炒烹炸的,在外面馆子花上几个钱岂不更好?可我却大大的不以为然,我喜欢为那些我爱的人做一顿可口的饭菜,因为在我看来,做饭是一个付出的过程,而真实的爱必须有所付出。

 记得动画片《麦兜响当当》中,麦太有这样一段话:“我最开心、最开心的就是能做一顿好吃的,看着你吃的样子,这个是我能给你的最简单、最基本的快乐。”我是理解这其中的情感的。有时候我会和弟兄姊妹说:我的工作基本是围绕灶台和祭台展开的。这虽然是句轻松的玩笑话,但是这确也是我对于奉献生活的理解。对于一个神职人员来说,除了走向那可羡慕的上帝台前以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还有什么比看着那“些属灵的孩子”吃着可口的饭菜更加值得高兴呢?掰开并奉出基督的身体和做上一顿好吃的饭菜,确实是我可以给信徒的最简单、最基本的快乐啊!

 这些细小的付出,也许在今天看来太不起眼了。很多弟兄姊妹认为,作为神职人员,特别是一名处在“今天的中国”的神职人员,应该投身于那些诸如宣教之类的伟大的福音事业或者是神学研究之类的有深远意义的工作中,而那些鸡毛蒜皮的生活琐事则应该被毫不犹豫的抛弃在一边。牧者的形象似乎应该是一个高举旗帜、不停呐喊的时代巨人。但一切真的是这样吗?

 我想,那些世界认为的伟大,应该留给那些世界的伟人去获取。上帝的仆人尽管投身于福音事业这一宇宙最伟大的事业中,但是却不是投身于这个事业的伟大,而是以不起眼的方式,谦逊的去实践一些微小的原则。尊敬的贝尔纳丁枢机告诉我们:上帝的仆人应该通过自己与他人相处时所体现的简朴的美善来促进人们与超性境界接触。我相信,这个对于神职人员生活的理解是准确而深刻的。

 简朴的美善是多么的可贵啊,因为那是谦卑与基督之爱的结晶。实践这样的生活需要对于基督的专注之爱,需要一直注视着十字架上的基督,因为那是简朴美善的源头。一个奢望今生荣耀的人即不会理解也满足于这简朴的美善。

 ……

我喜欢做一顿可口的饭菜……

 

                                                     笑,孕育在困境里

                                                                                                 张健

    

    100多年前,中国有个叫谭嗣同的青年参加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维新运动,却最终在顽固势力的百般阻挠下以失败告终,谭氏在“我自横刀向天笑”的豪迈中血洒北京菜市口。这是记载在学生历史课本上令大多人耳熟能详之事,谭嗣同是典型的“知其不可而为之”,因为根据当时的条件,他完全可以逃到海外,像康有为、梁启超一样,但他依然自愿选择坚持留下来,为的是作证,即证明自己牺牲的意义,也告诉后人不要重蹈覆辙。谭嗣同明知一定死,但绝不畏惧,他为了自己的奋斗和执着信念谱写了英雄篇章。

    谭嗣同自愿留下就义似乎与耶稣自愿选择十字架颇为相似。然而耶稣的英勇事迹比“知其不可而为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更棋高一着,历史上有许多英雄值得称道,但与耶稣相比,他们的光芒却又会黯然失色。这些世俗英雄的死亡无法与耶稣的圣死处在同一高度,他们所为的或许只是对自己信念的主张,而不是为整个人类,而且,他们奋斗的价值与意义也未必深远,他们所产生的效果也是不能预见的,他们的行为在盖棺定论后唯有凭时间评论,然而耶稣的作为却是真正超越了人类的历史、空间并被时间所证明。

    世俗英雄是在为特定目标努力,这目标不见得说极致的完美,耶稣的不同就在于,他致力的目标是绝对的完善并且是困境与喜乐如影随形,从这意义上说,世俗英雄是在黑暗中探索,耶稣却是在不完善中实践完美。由于耶稣是天主子,所以他的经历便充满了预见性,这构成了特殊的风景。耶稣人性的一生充满苦难,但却比任何人获得了喜乐,可谓独特之极。耶稣也愿意我们都这样生活,我们基督徒可能要承受他人不曾承受的困境,相反我们也要承受更大的喜乐。圣经上耶稣多次提到“困境”,而每处的困境之后伴随的却是喜乐的篇章,这“困境”如同彩虹前的暴雨。关于面对“困境”在耶稣与宗徒的谈话中显而易见,最明显的有三处。第一处:三次预言自己受难——看,我们上耶路撒冷去,人子要被交于司祭和经师,他们要定他的死罪;并且要把他交给外邦人戏弄、鞭打、钉死;但第三天,我要复活。(玛20:19);第二处——你们要痛哭,哀号,世界却要欢乐;你们将要忧愁,但你们的忧愁却要变为喜乐。(若16:20);第三处————在世界上你们要受苦难;然而你们放心,我已战胜了世界(若16:33)。
    耶稣提到的这三次面对“未来的困境”都有共同特点,耶稣首先说了事情的痛苦性和不可避免性,但接着又给人希望,比如第三天复活、你们会喜乐、战胜了世界。痛苦不可避免,但许多痛苦总隐藏着永无止休的希望,正是这希望给了我们痛苦的生活带来动力,我们的痛苦因着天主的降福得到升华。更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事情未发生以前,耶稣已经告诉了我们希望,更值得我们去欢乐。而世界英雄的行为到底会有什么结果是不可预见的,其追求的意义也属于未知数。我们的生活中,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我们知道痛苦越大,恩赐便越丰厚。就像上班一样,感觉累,但想到工资的等待,便释化了这种压力。

    伯多禄在为耶稣作见证的岁月中,由于受打击,在政治迫害基督徒的时刻,伯多禄本身可以逃逸,但接受了耶稣的显现,依然返回头去倒钉十字架,因为他相信耶稣许诺。虽然耶稣让他束上腰(若21:18),但耶稣也许诺跟随他的将获百倍赏报(谷10:30)。
    我想到了中国文革时期,在文坛上隐藏着所谓地下文学,其中食指(郭路生)的诗歌《相信未来》也说明了在困境中的希望:“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顽固地铺平失望的灰烬,用美丽的雪花写下: 相信未来! 当紫葡萄化为深秋的泪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仍然固执地望着凝露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 相信未来!”人们为命运哀叹之时,诗人以一个充满希望的光辉命题照亮了前途未卜的命运。这和另一位诗人顾城脍炙人口的“黑色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可以平分秋色。然而同期的另一位作家老舍却因暗无天日的生活不堪忍受而跳了太平湖。

 作为基督徒,无论在任何时期,任何困境下我们都永不可灰心。困境为愚妄者属于难题,为我们该属于喜讯,因为困境孕育着喜乐,耶稣也把这个比喻为女人怀孕(若16:21)。在困境里等候喜乐也是信德与望德的有机统一,我们要完全结出信赖的果实,才能乐意接受天主的许诺,也因此才能充满渴慕激发永无休止的希望。

 

                                                      你真的热心吗?

                                                                       天兵      推荐

 乐于怀旧的教友们常提起他们当年的“热心”情形来:如果听说哪里有神父做弥撒,步行几十里都要去的;如果是过大节日,更是起早贪黑,风雨无阻……可一切都是往事了。现在很多教堂里除了星期天之外都空空如也,而且进教堂参加礼拜的人以老、弱、病、残、妇、幼为主体。平日里教堂更是冷清得可怜,特别是在农村里。
       时代变了,生活的节奏也快了。媒体世界的时代已经开始了,追求享受已经成风。金钱为主宰的社会里也许宗教是最不受欢迎的——我们教堂的吸引力远远抵不住世俗的吸引力。花花世界的诱惑把我们宗教热诚冲失的无影无踪,当年的“热心”已经荡然无存了。但是,教友们不再热心的原因应该全部归咎于时代的潮流与世俗的冲击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基督新教(耶稣教)仍旧充满活力、发展迅速,而且以年轻人居多呢?
       所以我不得不反省我们天主教所谓的“热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
       成为本堂神父已经有些年头了,有时也不免到外边讲讲课,大江南北多少也去过一些地方。我发现在所谓的“热心教友”们中有一个问题:除了会念(背诵)许多的祈祷经文之外,对自己的信仰几乎一无所知,而且生活与信仰几乎完全是脱节的。虽然每天的《天主经》里说“求你宽恕我们的罪过,如果我们宽恕别人一样”,但生活中居然有许多不相往来的邻居亲友!常常活在仇恨里。而且整个生活与外教人的作为也不相上下:照样有婆媳多年不和的,有生意不公的,甚至有私仇里雇用“黑社会”解决问题的……更不可思义的是许多地方教会难以发展的原因,正是因为一些“热心教友”的种种恶表构成了阻碍。常听教外人说:如果你们教会的某某也能升天堂的话,全世界就没有下地狱的了!
       原来,这些教友之所以“热心”进堂参与礼拜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习惯而已;不过是因为怕真有地狱而已;不过是因为祖辈信教而已;不过是因为内心寻求平安而已;不过是因为大家都进堂,不想例外而已。“热心”的动力无非是习惯与情绪的波动:心情不好的时候想来寻找安慰;发生灾祸的时候找个诉苦与抱怨的对象;遭遇不幸、受到恐惧的时候找一个庇护所而已。比如说“非典”时期,一下子教堂就人满了,过去那段时间,人又散了。
       当年“热心教友”们所接受的信仰,很少讲到圣经里的天主,对主耶稣也不过是一些信条似的概念。所以信了一辈子了,你问他信什么?为什么信?很少有人能回答出来。连自己也说服不了的信仰,怎么会有持久的动力去维持当年的“热心”呢?
       我们所要传递的信仰难道只是一些经文吗?或者只是一些礼仪吗?或者只是关于“万民四末”的东西吗——令人毛骨悚然的地狱、烈焰冲天的炼狱、不期而至的死亡、天主可怕的惩罚,最后才是通向天堂的羊肠小道。我们所谓的“热心”也许是吓出来的东西,或者是哄出来的东西。我们热心的动力不过是这些情绪的波动而已。激情过后,理智里只剩下一片空白:天主存在吗?耶稣到底是谁?我们与天主有什么关系?信仰天主有什么用呢?……无数的问题在“热心”过后渐渐占据了大脑,却又找不到答案——这当然要怪我们这些神职人员在教理培训、圣经培育方面讲得太少了!
      这种情形使我想起改革开放后,刚有了电视机的时代里。人们为了看一回电视剧、电影,不惜夜半走很远的路。起初还跟着剧里的人影爱、恨、悲、喜的。日子久了,发觉那不过是一想编造的故事,是“假的”东西。以后,电视、电脑普及了,人们对那些东西也就冷淡了。人们对电视剧、电影里的故事也就不再那么同情、恐惧、愤怒……慢慢麻木了。
       所以,年复一年的,看自己也没有死,天主好像也没有惩罚自己,对地狱的恐惧也就消失了。日复一日,天堂像梦境一样虚幻,也就不再奢望了。进堂念经也不见有什么实际的好处;圣事的恩典似乎只是个概念:生活还不是一样要自己努力吗?只有快要归西的人还存着一分“急来抱佛脚”的心态,战战兢兢地预备着“末日降临”,而年轻人似乎还没有必要做“善终”的准备——总之还是老年人死亡的机率大一些。
       把“热心”建立在情绪的煽动上其实是最不可取的!信仰上真正的虔诚,不应该只是种建基于还情绪或习惯上的“热心”,而应建基于对信仰完备的认识、生活中真实的皈依、活生生的见证之上!我们信仰的天主本来就是“厄玛努尔”——与我们同在的神;是一位“天天与我们在一起,直到世界的终结”的主耶稣!是“活人的天主,而不是死人的天主”!是一位有血有肉、有情有义、“能同情我们软弱”的神!
       真正的热心应该是应该表现在生活中的!真正的虔诚是会成就圣人的!
      所以我发现:我们当务之急是要宣讲圣经——圣经就是天主的话啊;生活见证——对基督的信仰本来会改变人生!使之变得更有活力、充满信心与喜乐!宣讲完备的教理教义——对信仰有渐渐深入透彻的理解,直到我们众人都达到对于天主子,有一致的信仰和认识,成为成年人,达到基督圆满年龄的程度!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