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主教济南教区光华报

用美妙的文字传颂上主的光荣

 
 
 

日志

 
 
关于我

光华报是济南教区内部刊物,欢迎踊跃投稿,完善福传事业。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4月“湖畔静思”  

2010-04-22 23:20:00|  分类: 本报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簡簡單單的被愛感覺



秀英姐

 簡簡單單的被愛感覺

網路上傳來的文章,

簡簡單單的被愛感覺,

溫暖了一個無望尋死的老人.....

話語是有力量的,

讓我們多說讚美肯定溫暖人的話語,

更以天主的話語來真正的溫暖人帶來醫治.... 

--------------------------------- 

  一位退休教授,跟老妻過著優游的生活,早上一起爬上小山崗舒展筋骨,下午他料理陽台的花草,又或看看雜誌,妻子則和朋友到咖啡室聊天。 

他們唯一的女兒,在美國定居。  月前一個晚上,朦朧間他感到床墊濕了,是老妻尿床。他推推她,發覺她已沒有反應。

「節哀順變。」不少親戚朋友說。「謝謝關心,我會的。」

他極有禮貌地回答,沒失方寸,一派學者風範..  暗地裡,他部署一切。

花草贈給鄰居,向人借的書籍郵寄送還,然後,走上律師樓立遺囑。全部準備好了。

在月圓的晚上,銀光薄薄的灑滿一室,他亮起微黃的檯燈,寫下最後的話。

面前,是一瓶藥丸。瓶子上,他看見老妻微笑。

就在他打開瓶蓋的時刻,電話響起。

他拿起電話筒,熟悉的聲音傳來:「爸爸,我在機場,我好想陪陪你。」他猛然醒覺。

老教授向我說完他的故事,喝一口香片。緩緩道:最有效防止自殺的東西,不是學術修養,不是心理醫生、不是豐厚財富,

原來是一種 簡簡單單的被愛感覺 

              信仰之路,继往开来

                                         张健

         惊恐与绝望似乎与濒临死亡的人紧密相连,但弥留的基督徒总对死亡充满着渴盼;哀恸与忧伤似乎与丧失亲人息息相关,但欢快的“阿肋路亚”声总在基督徒的丧礼中显而易见。

        得到季林玫老师的父亲去世是从文萱那里,我脑海便浮现出去年九月陈家楼居民区一间小小房子里的微光。微光中有一个世界,季老师的父亲就在那间小小房间,那天恰好是轮到季老师伺候父亲,晚上9点从莱芜匆匆去找季老师的我就借宿在了那间小屋的沙发上,当我和季老师分享信仰谈的昏天暗地时, 我偶尔从里屋里听到一阵咳嗽声。季老师便跑去给老人吃药,还说:“来了个教友,莱芜的。”我这才知道,季老师的父亲卧床多年。
        我并不认识老人,更不知道他的任何事迹,对老人的描绘也仅能从这一瞬间中提取记忆,所以当我决定写篇悼念的文章时竟发现笔端如此力不从心,但由于季老师对莱钢教友做了很大贡献,所以我还是愿自不量力的涂写点文字表达自己的感受。因为在我听到老人去世消息时,真正让我心灵触动的却是季老师。

        当活着的人面对依然苦涩的世界所表现出的冷静更让人鼓舞,我深深为季老师在这次丧失亲人中表现的信德而折服。由于地域之故,我得知季老师父亲去世时,老人已入土为安。这对以新闻敏感的目光看生活的我来说,这消息已如昨日黄花。但我依然在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拨通了季老师电话。安慰失去亲人的人需要很深的学问,我经历过许多教外人的丧礼,人们在丧礼上哭得昏天暗地,声嘶力竭,绝望充斥着周围。电话在我考虑如何安慰季老师的思想中接通了,然而令我惊奇的是我的多虑,电话那头的主人公很平静。当知道是我要问老人去世时,季老师平静的说是的,但接下来是“感谢天主”。“感谢天主”之类的话我们在生活中随意说过无数次,但从给一个刚刚失去亲人的口中说出,我相信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虚假。

       “这些年我一直为老人求善终, 今天他得到了,感谢天主,在平阴出殡的,去了很多神父,场面宏大,天气又特别好,济南都没那么好天气,这都是天主的降福。而且,今天有许多教外人观看,这也是传教好机会。”到这个时候,季老师仍把传教放在第一位,她到这时还在关注传教。那种信德不是轻易做的到的。

        我觉得在死亡面前更能看出一个教友的信德,我在季老师身上看到了与教外人天壤之别的情况,我敢说我如果是个教外人,我会立刻从教友在亲人死亡面前的信德中看到信仰的光芒而去皈依。过度悲伤与化悲痛为力量的本质在于我们相信肉身的结束仅是生命的转变。或许教外人看来,教友对亡者冷淡,这种“冷淡”让他们感到不可理喻,可是他们谁会理解这种超凡脱俗的信德?

       季老师告诉我,当天的出殡弥撒,她还是像往常一样担任领唱角色,为天主工作直到这时仍不消减。季老师说那天她还在领唱“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她在电话里还边说边唱,电话里她的美妙的声调仿佛从济南飘到莱芜,又仿佛从尘世飘向天籁,她的歌唱让我仿佛看到这样一幕:去世的老人现在正在和天上褚圣一起舞蹈,不再有病魔的困扰,天上地下到处洋溢着微笑。我仿佛看到去世的老人在向我们招手“你们不要悲伤,我已来到主前,更能为你们祈祷了。”我仿佛又看见先知西默盎和老人一起站立,一边欢笑一边说“放你的仆人平安归去吧!”

                

——谨此献给新亡者季若瑟老人

文萱

没有人点上灯,用器皿遮盖住,或放在床底下的,而是放在灯台上,为叫进来的人看见光明。(路816)。

当我得知济南教区陈家楼堂区的季若瑟老人去世的消息时,我心里是很难过的。尽管我了解他并不很多,然而,他的音容笑貌却深深的留在了我的脑海。记得几年前,我偶尔去陈家楼堂区担任堂区活动的摄像,总是看到他在教堂最前面的位置,他身材高大,和蔼可亲。后来我发现他坐在轮椅上参与弥撒,知道老人的身体每况愈下了,但是他还是那样安详、宁静、专注着弥撒的每一个环节。去年复活节,堂区在弥撒结束后给教友分发彩蛋,我和几个教友忙的不亦乐乎,等大家都走了后,偌大的教堂只剩下几个负责安全、清理工作的教友时,我才发现老人一直在轮椅上,他向我微笑着,一只手轻轻的向我摇动,一只手拿着一个彩蛋示意我过去拿,那一刻,他的眼睛很明亮,闪着慈爱的光芒,我的心蓦然感动,犹如一个孩子被爱的光芒笼罩般幸福、快乐。

如今,这位老人走完了人生的旅途,安然归入天主的怀抱,如一盏灯在人间耗尽了生命的能量,悄然离开了我们。然而,老人却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个形象,那就是站在信仰的前列直到生命的终止。他是被上主点亮的一盏灯,他接受天主的安排站在了显明的位置,他用一生告诉我们这些后来人,信仰是要用行动来实践的,是用全部生命来实践的。

望着共同主持老人追思弥撒的七位神长,望着依然亲自操琴伴奏的老人的女儿,那一刻,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在我的心中,这位老人一直是默默无闻的,今天的弥撒一如他生前,只是多了远道而来的各堂区的会长和教友代表,他们是老人生前一同见证信仰的兄弟姐妹,是他生前共同为信仰呐喊的臂膀。

义人的灵魂在天主手里,痛苦不能伤害他们。天主用他爱的话语安慰了我们,让我们步武季若瑟老人的芳踪,像他那样努力回应天主的呼召,做一盏被天主点亮的灯,去照亮更多迷茫的心灵。季若瑟老人!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