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主教济南教区光华报

用美妙的文字传颂上主的光荣

 
 
 

日志

 
 
关于我

光华报是济南教区内部刊物,欢迎踊跃投稿,完善福传事业。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3月“上智之座”  

2010-03-14 21:29:56|  分类: 本报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杏花雨《上至》

 

                         圣母颂歌

          论到世上流传最广泛、最让人百听不厌、既登得艺术殿堂、又可以让人随口吟咏的歌曲,推《Ave     Maria》(圣母颂),大概不会有人持异议。

圣母颂的歌词其实就是我们天主教的教友每天颂念的《圣母经》:“万福玛利亚,您充满圣宠,主与您同在,您在妇女中受赞美,您的亲子耶稣,同受赞美。天主圣母玛利亚,求您现在和我们临终时,为我们罪人祈求天主。阿们!”

很多著名的作曲家都谱写过不同版本的《圣母颂》。我喜欢的《圣母颂》有四首,一是舒伯特作的,特点是雍容华美;二是巴赫与古诺作的,特点是清丽高雅;三是莫扎特作的,特点是活泼纯真;四是卡契尼作的,特点是圣洁悠扬。而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卡契尼所谱写的《圣母颂》。

最早听到《圣母颂》,是在上中学的时候。那时有两个童声歌唱《圣母颂》,一个是意大利男孩,好像叫“罗伯蒂尼”;另一个是德国男孩,叫“海因切”,他拍过电影《英俊少年》,曾风行一时。那时,没有录音机,只有无线电收音机。收音机里播放外国歌曲的机会少之又少,可是很奇怪,却常常会播放《圣母颂》,也许是因为音乐太美,也许是母爱广博。每当收音机里播放那两个童声歌唱《圣母颂》,我便厮守一旁,摒息聆听,无限感叹这美妙的音乐,实在让人心旷神怡。

后来,进了佘山修院,有了一个珍贵的WALKMAN(随身听),收罗到一盒古诺和舒伯特的《圣母颂》磁带,那是我的同班好友陆裕春神父的珍藏,他对古典音乐情有独钟。于是每天下课散步的时候,一个人走在山间竹径,耳中洋溢着《圣母颂》的天籁之声,身心恍若人间天上。

在哲学一年级的时候,很多身边的同道,陷入一种莫名的无趣与愁绪,于是有的就离开了修院,奔赴天涯,去寻找自己的梦想了。这些情形如同传染病一样,在我周围的修士们身上流传。那时我的心也随之动荡不安起来。

有一天,偶尔得到卡契尼的《圣母颂》磁带,一个人坐在竹林山石上,打开录音机。当如梦如幻的歌声传出时,那一刻,我激动得泪流满面。我分明看到了圣母就在我的面前,她神情圣洁庄重,却不失和蔼慈祥,她的眼神那么清澈,那么明净,如同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了真我。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迷途的小孩,失去了母亲的踪迹,寻寻觅觅,忽在前方路上看见了自己的母亲,正在微笑招手……

还有什么可说的,当我的同学一个一个离开修院的时候,我决定了,我不走。而从此以后,这优美的旋律,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我。 

除了女高音,我还听过不计其数的版本:小提琴、大提琴、钢琴、小号、长号、排箫、长笛、男高音、合唱,甚至还有口哨……每一种版本,都涤荡人心。

悠悠岁月,我也记不清听过多少遍这些旋律。多少年过去了,听过太多的音乐,但大都转瞬即逝。而唯有这些旋律,盈绕心头,久久不绝。

在闲暇的日子里,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听听圣母颂,真是再美不过的事了。

     让优美的乐曲流泻,让蒙垢的心灵净化。有了这美妙的音乐,在平凡的生活里,也许我们的感觉会不同凡响……

  上海神父

   天主教首位来华主教

                    德先生

    若望·孟高维诺(或译约翰孟德高维诺Giovannida Montecorvino)为天主教首位来华的主教。他于1247年出生在意大利萨莱诺,大约19岁时发愿加入方济各会。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在不长的时间就掌握了基要真理,晋升为司铎(神父)。

    孟高维诺从小就有热心福音事工,1280年左右,教会派他到中东地区宣教,他立即欣然前往。他在亚美尼亚、波斯等地宣教近10年,成绩斐然,带领不少人归入主的名下。1289年,亚美尼亚国王海顿二世任命孟高维诺为代表,觐见教宗尼古拉四世。

    由于蒙古铁骑的西征,使原来处于相对孤立状态的东、西方的联系日益紧密。罗马教廷和蒙古王庭时常有使者往来。尼古拉四世看到遥远的中国有很多人未听过福音,因而十分注重中国的宣教事业。对此,他经常物色到华传福音的教士。孟高维诺德才兼备又加上多年来在东方宣教的经验,因而他成为了来华宣教的最好人选。尼古拉四世立即任命他为教廷使节前往中国,并致函沿途各基督教国家君主善待孟高维诺,使其安抵中国。

    孟高维诺沿陆路经东欧、西亚、波斯等地到达印度,并在此乘船前往中国。经过4年多的长途跋涉,于1293年在泉州上岸,又北上2000公里,次年抵达元大都。他立即得到元成宗铁穆耳的接见,元成宗继承其祖父忽必烈对宗教的开明政策,优待这位远道而来的宣教士。不久,成宗就准许他在中国传教,并提供必要的物质支持。

    早期来华的宣教士根据中国当时特殊的政治、社会、人文环境,注重走精英布道的路线,认为只要中国的皇帝、贵族、官僚、知识分子信主,就能带动全民归主。宣教伊始,孟高维诺就在蒙古贵族中传福音。不到一年,汪古部高唐王阔里吉思及其属下部族就在孟高维诺的劝化下受洗,接受了基督的救恩。

    1299年,孟高维诺在大都建立首座天主教教堂,1005年,又在皇宫附近修建一座可容纳200人的教堂。他收养了40多名孤儿,教授他们拉丁文、音乐以及教会礼仪。在孟高维诺的辛勤工作下,到1305年,已有6000受洗。然而,孟高维诺的事工却遭到了景教徒的嫉妒,他们在皇帝面前诬陷他不是教廷的使节,而是奸细,孟高维诺因而遭到拘禁。但在神的保守下,他的冤情得到了昭雪,使福音事工继续开展。

1305、1306年,孟高维诺先后两次致函教宗格莱孟五世,报告在华宣教情况,并一再要求能派一些忠于教会、严以律己、具有相当能力水平、肯于为传教事业献身的人,来华拓展教务。教宗收到信件后,对孟高维诺的工作十分满意,于是在1307年,设立汗八里(即:北京)总主教区,任命孟高维诺为第一任总主教,兼管远东教务。准许他具有简授主教、划分教区、管理神长的权力。同年7月22日,教宗从方济各会祝圣7位主教前往中国,协助孟高维诺。7人中,除1人因病未能东行,3人病逝于印度,只有杰拉尔、斐莱格林和安德烈3位1308年抵达中国。在孟高维诺领导下,福音在中国传播迅速,教会很快在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泉州设立教区,兴建了一所教堂。接着杰拉尔在泉州建立了第一所修道院,有修士22人。

孟高维诺在华宣教30多年,共为30000多人受洗。他曾将《圣经》翻译为中文,他在给教宗的信中提到,“现在我已将全部新约和诗篇译成中文,并请人用最优美书法抄写完毕。”可惜,他的译本未见流传,也未被考古发掘所发现。1328年,81岁高龄的孟高维诺完成了神所赋予他在世界的使命,在主怀里安息。据史料称:孟高维诺去世后,大都不少居民同声哀恸,出殡之日基督徒与非教友送他至墓地,深表痛悼。他的墓地,此后成为民众虔敬巡礼之处。有人评价道:“总主教劝化了很多人信奉天主教。他为人正直热心,深得信教和不信教的人们爱戴,皇帝本人也对他非常敬重。”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