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主教济南教区光华报

用美妙的文字传颂上主的光荣

 
 
 

日志

 
 
关于我

光华报是济南教区内部刊物,欢迎踊跃投稿,完善福传事业。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2月“上智之座”  

2010-02-10 15:10:06|  分类: 本报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杏花雨《上至》

 

                                        蚂蚁·人·神

                          作者:珍惜一生

 

   在一处田埂的斜坡处,有一个蚁穴,那里生活着一个蚂蚁王国。蚂蚁们每日忙忙碌碌,各司其职,为创造美好的生活而努力着。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蚂蚁王国民间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训,那就是对人感恩,而且要求蚂蚁不要去做损坏田埂的事。因为人并没有伤害过它们,这位好心的农民还会给蚂蚁们留下很多的食物过冬,即使那只是秋收时不经意丢下的几粒谷物。

    农民每天在田间劳动,而蚂蚁们也忙碌着自己的工作。

    忽然有一天,蚁王想到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安于现状,为什么不把我的领地扩大些呢?多造蚁穴,多繁衍后代,把我的王国变得更强大。”

    这个想法一提出,就把蚁王手下一位年老的大臣吓了一大跳,它连忙劝阻蚁王:“大王,千万不要做出损坏这田埂的事啊,会招来灭顶之灾的,因为人会因此除掉我们的蚁穴!”

   “人在哪里?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呢?”一只蚂蚁问道。这句话还真的引起众蚂蚁的思考,是啊,它们只是从祖先那里知道那些古训,谁见过人的模样呢。看不见就不相信,好像有道理啊。

    这时农民停下来休息,这几只正在讨论的蚂蚁就在他脚下的影子里。“咦,天怎么突然黑了?”一只蚂蚁问道,“是什么挡住了太阳的光?”另一只蚂蚁道。这个问题没有哪个蚂蚁能回答上来。有只蚂蚁往农民的脚趾上爬去,它边用力地爬,边说:“我上山去看看,在那里能看得远些。”

    然而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人的问题,却开始成为蚂蚁们争论的焦点。

    一部分蚂蚁坚持“有人论”,主张继续保持古训所要求的,对人抱有感恩的心,兢兢业业地工作,同时绝不去做有损田埂的事。

    另一部分蚂蚁则主张“无人论”,理由是“谁都没见过人是什么样子”,主张不要被“愚昧的迷信”所迷惑,应该破除迷信,崇尚科学,大胆地去改造世界为蚁类服务。

    由于“无人论”更符合蚁王想要扩张领土的想法,而且还能有效地消除众蚂蚁的顾虑,能让蚂蚁们去做有悖于古训的事而又不会有心理负担,蚁王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反对迷信、崇尚科学、反对有人论”的运动。

    那些仍然坚持“有人论”,主张按古训行事的蚂蚁最终被抓进牢里。那位年老的蚂蚁大臣由于正面与蚁王争论而被砍了头。

    主张“无人论”的蚂蚁们显得很是兴奋,它们高歌着、狂舞着,庆祝“革命”的成功,蚂蚁终于可以摆脱“愚昧迷信”的束缚,可以按自己的意图行事了。

    而更多的蚂蚁都保持了沉默,在蚁王的命令下,大家开始筹备领土扩张的计划。很快,那个田埂上出现了更多的蚁穴,而且由于全民都被调动去开拓新领土了,没有蚂蚁去做寻找和储存食物的工作,这使整个蚂蚁王国陷入从未有过的饥荒。大批的蚁民因饥饿而死,王室内部又因为争夺仅有的库存食物而发生战争,战争中死蚁无数。

    扩张运动仍在进行。

    一天,农民给庄稼浇水,却意外地发现田边有一处地方在往外渗水,而且水流越来越大,于是就用铁锹添了几锹土,又用铁锹加固了几下。可他却没想到,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蚂蚁王国,以及轰轰烈烈的扩张运动,就在那场“大洪水”和泥土覆盖中,彻底覆灭了,而那蚁王和它的“忠实”臣民们,则葬身泥水之中。

    所有蚂蚁都死掉了吗?不,有不少蚂蚁早已预见到蚁王的一意孤行必将带来的恶果,它们没有按照蚁王的命令去开挖新的洞穴,相反,它们在偷偷地填补着洞穴,这使它们没有被渗透过来的水冲走。而另一部分被关在蚁穴深处大牢里的蚂蚁,它们打通了另一个出口,逃了出去。

    几天后,还是这个田埂上,一个新的蚂蚁王国建立起来,王国里仍然流传着那句古训:要感恩人,不要做损坏田埂的事。

    朋友,对于蚂蚁而言,人是伟大的,神圣的,需要敬畏的。渺小的蚂蚁无论如何都无法看到人的全貌,它们甚至看不全人的一根脚趾。无论蚂蚁用什么办法去否定人的存在,都是徒劳而可笑的。

    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也不过是一粒宇宙尘埃,那么地球上的人,不也同样渺小吗?人类很可能正站在某个高级生命脚下的尘埃里,有些人还在宣讲着根本就没有更高级的生命——神。这样的人不是和那些蚂蚁同样愚蠢可笑吗?人的智慧相对于宇宙来说真的很有限,人怎么能这样狂妄自大呢?

    全世界的各个民族都有自己关于神的记载,也流传着神对人的告诫,教人道德回升,教人向善。人按照神的话去做,是对自己生命的珍惜,会给自己带来福报。而那些一定要否定神的存在的人,他们的目的一定是为了私欲,而作为巨大代价的则是人们因为抛弃了道德的约束,肆意妄为,给人类自己带来的灾难。

    ——空气污染,水污染,能源走向枯竭,气候反常,沙漠蔓延,各种自然灾害增多,社会诚信危机,说谎造假成风……这一切都将最终使人类走向毁灭。

    不过,人类社会每个时期都会有觉者(神)下世,把宇宙的真理讲给人,很多人会真正按照觉者的话去做,提高道德水准,从而带动更多的人认识真理,修炼升华,那么人类社会就会有一个转机,走向美好的未来。

    当然,那些否定神,迫害修炼人的人,如果不能清醒,就会自食其果,被宇宙淘汰掉。

    今天,每个人都面临着重要的选择。

                                                          说不得 

 

                                           关注弱小     笃行仁爱

                                      ——忻州市畦子沟堂区迎新年送温暖活动纪实

                                                 西琳

主耶酥基督曾说:“你若愿意是成全的,去变卖你所有的,施舍给穷人,你将有宝藏在天上”(玛十九.21)。

翻开我国的历史长卷,从汉代的“施粥”,到隋代的“义仓”,从明代的“同善会”,到清代的“安济堂”,无不闪烁着人间慈爱的光芒。

秉承基督“仁慈、博爱”的精神,继承中华民族扶贫济困的传统美德,在天主教忻州市畦子沟堂区李俊峰神父、汾阳教区王旭扬神父和太原教区爱心互动团体负责人王宝兰老师的积极筹备、策划下,2010年元月9日至10日,两位神父与王宝兰老师协同会长、教友14人,冒着严寒,一路风尘仆仆,先后在畦子沟堂区所辖的畦子沟、南梁、肖家峪、武家庄、老安梁、地黄梁和安桥岭7个堂口举办了迎新年、送温暖活动。

元月9日上午9点,由李俊峰神父带领的畦子沟堂区4位会长和汾阳教区王旭扬神父、太原教区爱心互动团体负责人王宝兰老师带领的10位团体成员,迎着瑟瑟的寒风、踏着弯弯的山路、带着浓浓的爱心,先后赴畦子沟、南梁、肖家峪三个村庄,走访看望了23户贫困家庭,在新春佳节到来之际,为这些弱小兄弟送去了教会大家庭的缕缕关爱、融融暖意,并为每户贫困家庭奉献善款200元。

元月10日上午,爱心小组神长教友们再一次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开始爱的行程,先后走访探望了武家庄、老安梁、地黄梁和安桥岭四个村庄的12户贫困家庭,对他们嘘寒问暖,为他们奉献爱心。

送温暖小组一行每到一村,首先是拜圣堂,然后走访奉献,两天共走访探望35户贫困家庭,共捐助善款5800元,由太原教区爱心互动团体和畦子沟堂区李俊峰神父共同奉献。

此次迎新年、送温暖活动荣耀了基督之名,彰显了基督之爱,同时也鼓舞了教友们的福传热忱,这次活动的成功举办要感谢太原教区爱心互动团体的鼎力相助、慷慨奉献;要归功于李俊峰、王旭扬两位神父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的付出;是他们用行动宣扬并赞美了天主的博爱,他们的爱德深深地激励着我们,我们每个人都应伸出一双手、捧出一颗心、献上一份爱,做基督之光的一面镜子,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去抚慰心灵破碎者、鼓励信心颓丧者、周济穷困潦倒者。

爱是寰宇间最温暖的阳光,可以驱散寒冷、照亮黑暗。“一人向隅,举桌不欢”,让我们齐心协力,用一颗真心、爱心和同情心去关注更多贫困家庭的兄弟姐妹们,帮助他们走出黑暗,使他们能脱离贫困,和我们一同享受生活的雨露阳光!

 

 

 

光华编辑部的主内各位弟兄姊妹!

此篇文章是我在一次祈祷中的反省与感受,本来想学习效法圣母默存心中,但受圣神的感动随笔写下,与大家分享。由于写作水平不高,很多地方语句不通、结构也不是很紧凑。望各位谅解!

圣召回顾

上主赐我鸿恩,我将何以为报!

人的生命不过是一口气息;人的岁月有如过眼云烟。一年一年又一年,十年的修道生活使我感受很多。有痛苦、有喜乐,有悲伤、有逾越,有最低、也有最高的音符,为我这十年的生活谱写了一首优美动听的乐曲。

是的,天主之所以把这一切安排在我的生命中,是因为他让我去读懂他的爱。回顾我的生活,一幕幕与他相遇的感动涌上心头。我与他的关系从外表走进心里,从幼稚走向成熟。的确如同两个相爱的人,自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相爱,因相爱走向婚姻——进入了平淡的生活。彼此的冲突、背叛、甚至一方遗弃另一方——使我欣慰的是:他是永恒不变的。无论我怎麽对待了他,他总是敞开臂膊等待拥抱我。反省这十年的修道生活,我还能说什麽呢?我被他的爱屈服,我无言以对。

人生短暂,如朝生幕死的花草。我们的寿命不外七十春秋,即使健壮,也不过八十寒暑,人生时光大半是劳苦和虚空,转瞬即逝,我们也飘落无踪。十年,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在此,我可坦诚的说:在我的生命中,我浪费了两个十年,在第三个十年中我有幸和他相遇,才找到人生的价值与意义。

人的生命宝贵,任何代价都不足以赎回,我们的生命中凝聚着基督的宝血。“天主竟这样爱了世界,甚至赐下了自己的独生子,使凡信他得人不至丧亡,反而获得永生”(若3:16)。他也曾说过:“人子来不是受服事,而是服事人,并交出自己的生命,为大众作赎价。”十年的修道生活,也使我懂得了珍爱自己及他人的生命,每个可爱的灵魂都是他奇妙的化工。

做为一个跟随基督的人,我也要踏着他的足迹,紧随他的脚步继续前面的赛程!因为他慈爱的手时时拉着我的手,没有任何理由不去走脚下的路!!!

一粒细沙

 

               圣神的能力

                                         主之小仆

    在外福传的日子里,一次次经历了天主的爱和圣神的德能,经验到了与复活的主在一起,真的是主在做工,自己只是主的工具。【他们出去,到处宣讲,主与他们合作,并以奇迹相随,证实所传的道理。】(谷:16:20.)

    零七年冬天,教区派我和另一个弟兄去一个堂区服务,在那里带领教友们学习圣经。到那里后本堂神父跟我们介绍了情况,说那里的教友圣经基础差,堂口也小,你们既然来了,就分开吧,一人一个堂口,就多干点吧。我们说既然来了,就听神父的安排吧。可是过了几天,神父也没有说,我们两个就在一起带领他们学习圣经。我们也纳闷,怎么说分开又不分了呢?后来神父跟我们说:“别提了,本来我想让你们分开,这样两个地方都能学习。结果我去了那个堂口,叫来两个会长跟他们商量怎样学习。我说来了传道员了,咱们堂口学圣经吧,看看怎么安排。人家两个会长可好,一个说学习就学习吧,神父安排好了。另一个说学习可以,传道员来了可是不管饭。那个说不管饭怎么可以,另一个说随便,就是不管。说着说着两个人打起来了,可把我气坏了。现在先不管他们。”

    后来我们听说,神父是才调过去的,时间还不长。那个堂口的会长彼此不和,加上一个刚下台的会长,也是充满了抱怨。本来教友就不多,加上几个管事的彼此不和,进堂的没有几个,特别的涣散,没有什么办法。这时我们想起来了,我们将要来的时候,有人跟我们开玩笑说,那是北大荒,你们还敢去。我们当时也没在意,现在看来还真是不好办。只有加强祈祷,依靠天主吧。我们两个就在一起,在这个堂口还不错,教友们很快就积极的学习圣经,很多人在主的爱内就改变了生命。感谢主!过了有二十连天,神父跟我们说:“咱们给那个堂口避静满四规吧,还能不管人家嘛。借着满四规,求天主改变他们。”我们跟神父说,我们听你的。满四规也没我们什么事,你请上几个神父,我们帮帮忙就可以了。神父说这次啊,我那个神父也不请了,就我自己也不给他们讲道理,我只给他们听神工,你们两个给他们避静。我说神父你开玩笑了吧,这样的堂口让我们两个,那可不行,我们可没有那个能耐,办砸了怎么办,不行不行。神父说我在给你们叫上一个传道员,就这么定了,我把这里安排一下,咱们就过去。

    天主真奇妙,就在这两天发生了一件事情,给我们开出了一条路。我们在那里的时候,白天经常跟他本村的一个神父(在别的地方传教,那些日子在家)为人们做治愈祈祷,用天主赐给的神恩为人们服务。那一天神父说他的姨妈来这里串亲戚,愿意做一个祈祷。我就答应了,被人就领着我去了他的亲戚家。一进门我就看到一个醉汉,在哪里喋喋不休,在说着什么。他一看我进去了,就说是什么人啊?别人告诉他是传道员,他就说是哪里的啊。我说是黄儿营的。他就说:“黄儿营可是个大堂口,给我讲讲道理,我听听。”别人就给我说别理他,他喝多了。一会神父也去了,我们就按排祈祷的事,他就问干嘛啊?神父说给她姨妈做祈祷。他就说我也要做,神父就说可以,做到那里去,人们一听说做祈祷,好多人都愿意,我们就给他们覆手祈祷。结果这个弟兄反应非常强烈,本来红红的眼睛一下不红了,他也没有话了,只是在那里发呆,惊讶天主的奇妙。后来我们听说,他就是我们要去的堂口的才下台的会长,经常喝醉酒,抱怨不满。后来他们就回去了。

     过了两天,神父安排我们过去。他和我同去的那个弟兄先走了一步,让我晚半天再去。后来一个教友用摩托车驮着我去,在路上的时候我很害怕,也很发愁,去了怎么办呢?说什么呢?这是我的心中有一个声音说:“去了就分享耶稣三退魔诱。”我知道是天主的声音,我就不再发愁,因我知道天主与我同在。就感谢天主,一切交给天主吧,天主自会带领我们。很奇妙,在那里的三天时间,就分享三退魔诱。每次一句就够分享的了,但是后来再也分享不成那样了。是天主圣神给的我丰富的恩宠。感谢主!我们先去会长家里,会长没有在,他的妻子在家里。他一看我们去了,挺热情的把我们接到屋里。带我去的教友就跟她说,我是传道员,帮神父避静来了。她就说:“避什么静啊?教会里这点是谁不知道啊,道理都懂,不就是忙吗;知道怎么做,不是没时间吗;讲也白讲,说也白说,就不如不讲不说。”哎,给来了一顿数落。接着我们到了堂里,神父说两点开始,结果到了两点半,才来了十来个人,我就跟他们唱歌,愿意再等等。先去的弟兄说,你怎么还不讲呢?我说再等等吧。他说别等了,在等这几个也就回去了,开始吧。看到这种情形,我的心里很悲伤,主的子民怎么都这样啊,天主给安排恩宠都不想要。主的殿太荒凉了,想到这里我的眼泪下来了,几乎我是流着眼泪分享的。后来我听别人说,他们听的人有的说,讲就讲吧,有什么好哭的,至于吗。我怎么哭不出来?我这是真的很无奈,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就跪在耶稣面前说:“主啊!是你把我带到了这里,让我做你的工具。这里的人可都是你的羊,我只是给你帮忙的,他们这样我也没有办法。我只有交给你了,求你带领他们,把他们招来吧,我知道你是全能的天主、慈悲的天主!”

     到了晚上,先前让我们做祈祷那个弟兄执意让我们到他家里去。这是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我就跟他去了他家。在分享的时候他说:“天主真奇妙,自从做了祈祷后,我也没有怨气了,以前有说不完的话,现在也没有话了,怎么回事呢?”我说:“是天主改变了你,现在天主不让你说话,是让你准备说属神的话、感恩的话、好好感谢天主吧,你们的堂口要想改变,只有依靠天主了,咱们共同祈祷吧。”这样过了两天,也给几个人做了祈祷,但是没有太大的改变。神父就跟我们商量,用什么办法把教友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呢?后来神父说:“要不晚上吧,晚上有弥撒。大部分教友还是来的,在弥撒中给他们做和好礼。我下来与他们握手,也让他们彼此握手,这不就行了么。”我们一想也可以,依靠天主也要尽人的力量。后来一想不行,因为在弥撒中,神父跟他们握手,他们有仇的还是不会和的,他们不会主动握手的。我们就商定弥撒后为他们做一个和好礼,让所有的人围成一个圆圈,一个一个握手,一个也不落下,这样觉得还可以。

    到了晚上,弥撒结束后。神父连祭衣也没脱,就跑到门口,挡住人们。他刚说要做一个和好礼,就有一个人站起来跑了。神父伸开双手堵住门口,人们一看这样就没人走了。我就给他们安排,围成一个圈。然后给他们说明,在今天晚上做一个和好礼。与天主和好,与人和好,通过握手,把天主的爱送给对方,在天主的爱内彼此宽恕、彼此接纳、相亲相爱、见证福音,做天主的好儿女。后来我带领祈祷,求天主圣神运行,软变化他们的心,更新生命,在主的爱内合而为一。结果非常顺利,很快仪式举行完了,没出一点意外,所有的人都握了手。神父挺满意,就跟我说做一个祷词结束吧。我这时想做祈祷,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一个字也想不起来。我就跟神父说,唱一首歌吧,《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我们就开始唱歌,天主开始以他那奇妙的方式运作,这是神父感到有一种力量在推动他。他不油自主得到了中间,眼泪唰的流了下来。他就把三个会长还有一个管事的,都拉到他手里,拉到中间握住他们哭开了。我们就大声的唱歌,祈求天主改变他们,化解仇怨,几个人在中间,谁也不看谁,都看屋顶。我们就继续唱歌,一直唱到第五遍,几个人开始抱头痛哭。后来分开后再一次拥抱在一起,大哭一场和好了。等了一会神父又到中间,把他们几个人的妻子拉到中间,因为几个人还没有和好。把他们拉到中间后,神父离开了,退到后边跟我们一起唱歌。几个姐妹也是开始谁也不看谁,也是看屋顶。我们有经验了,我们就继续唱歌,唱到第三遍,几个姐妹开始抱头痛哭,后来分开后再一次拥抱在一起,抱头痛哭,是天主的爱触动了她们,改变了他们。这是满堂的人开哭起来,彼此拥抱,多年的仇恨就这样化解了。这是我的心中充满了感恩,激情洋溢的做了结束祈祷,脑海中感恩的话语一句一句涌来,在感谢赞美中结束了祈祷。结束后神父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跪在圣体前,跪了好久好久------

     结束后我们本来打算吃完早饭后就动身,我们也想早点赶回去。毕竟离家二十多天了,也快过年了,也不知家里怎么样了。会长说什么也不让我们走,说我们还有点事,你们一定要吃完中午饭再走。都出口来这么多天了,还在乎这半天吗。盛情难却,我们就留下了。想不到的是,几个会长都是全家出动,聚在一个会长家里,一起包饺子,要吃团圆饭。在中午吃饭前,几个人又抱在一起痛苦了一场。感觉辜负了天主的恩典。我们又一起做了祈祷,感谢天主的大恩,是圣神的能力改变他们几个人;改变了整个堂口。他们都经历了天主的爱,表示以后要好好恭敬天主、做天主的好儿女、做光做盐、传播福音!还长还代表发言说:“今后的北大荒,在天主的助佑下,争取变成米粮仓!”

               说不得

                                牧羊棍儿

圣诞节购物是一件躲不开的事情,特别是对于我这样一个必须准备很多礼物的人,每年这个时候都免不了在商店里转啊转的。

今年和往年不同,我开始“网购”圣诞礼物了。“网购”已经成为很多现代人的一种消费方式,因为在网上购买东西一来价格优惠,二来是方便快捷。此外,通过互联网,我们可以直接找到最适合我们挑选的那一类物品,这省去了不少麻烦。比如,我在给信徒挑选礼物时,只要在搜索栏里打上“圣经”、“基督教”等词汇,可供挑选的东西便一下子跳了出来。这个可给我节省了大量的时间。

在愉快的“网购”之余,有一件我遇到的小事却是不得和大家唠叨唠叨的。我在一个信徒的网络店铺里订购了两个灵修笔记本,但是在我付款后,却被通知我订购的商品没有货了。这本来没什么了不起的,商家在销售的过程中出现一些错误在所难免。于是,我和开网店的信徒进行了沟通。我觉得退款太麻烦,便请他更换一个价格一样的其他款式的本子给我,并且,我并没有要求他给我专门邮寄(因为准们邮寄商家还要承担运费),我请他在我再次订购其他物品的时候一并邮寄。于是我就又订购了一些《圣经》。当我再次收到包裹的时候,我发现包裹中只有《圣经》,却没有灵修笔记本。当我打开电脑时,看到商家的留言,他说:他们忘记将更换了款式的灵修笔记本邮寄给我了。至此,我并没有责怪他们的疏忽,也没要求他们特别的将忘记给我的商品邮寄给我。我想:反正我还要买一些礼物,那就继续在他们店铺里订购之,后下次一起邮寄给我吧。于是我就第三次在这位信徒的店铺里买了一些东西,并请他在这次邮寄货物的时候将笔记本发给我。几天后,我收到了包裹,但是结果想必大家猜到了——依然没有第一次我订购的本子。

其实,事情到这个程度,虽然事一而再、再而三,但是我并没有感到多么气愤,人孰无过呢?大不了最终没货退款就好了。但是有一件事,是我感到犹豫。因为网络购物之后,网站要求买卖交易双方进行“打分评价”。而面对这样一个几次三番出现错误的交易我如何评分呢?起初,我想稀里糊涂的给一个“好评”吧。但是思考在三,我觉得这是不诚实的,总不能因为大家都是信徒就文过饰非吧。而且,这样做从长远角度对商家也没有好处,因为失去了客户的督促,商家是不会进取的。于是,我最终这个关于灵修笔记本的交易给了一个“差评”(对于其他商品交易我给了“好评”),并且留言希望商家提高管理水平。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当那位信徒商家看到我给他的这个“差评”的时候,他对我说:“不是说可以退款给您吗?您宁愿不要钱,也得给我们差评吗?”他的责问使我我感到意外和气愤,特别是以不退款威胁。我没有想到,一个基于事实的售后评价会被这样责问。于是我对他说:“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你那边做得好的我就给了‘好评’。”但是他似乎并不理解我说的是什么。他继续说到:“如果您是真基督徒,您就会理解我们的工作。没货就退款,天经地义不是吗?我们又不是收了钱不给货的。我们有几千样商品呢,圣诞节快到了,忙得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同工们的大多都没有领加班费在加班。您能想象得出我们福音工作的艰难吗?可是您说都不说一声,就扔一个‘差评’。这说明您跟其它的基督徒真的很不同。……”面对这一连串连珠炮似的责问和表白,我问他:“您的意思是说,你们有问题,不许别人指出吗?”但是最终我得到了下面几句话:“您看我们不到一年接了那么多交易,实体店也在卖。有没有什么‘差评’了?所以我说您跟其它基督徒实在不一样。随便您吧。我们的工作,在主里无愧。不跟您瞎扯了,我这时还有几十个弟兄姊妹等着我回复。您要觉得您是对的,您就坚持吧。神祝福你。……”

他的话让我“哑口无言”。我不知道一个多次出现的工作错误怎么和“我是什么样的基督徒”、“在主里工作有没有愧”有什么关系?难道只有我对这样几次三番的工作错误做出‘好评’才能证明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基督徒?难道因为出售的商品和信仰有关就意味着这是多么伟大的对上帝的事奉?难道我指出了一个工作的错误我为人处事就不对了?难道他决定不和我“瞎扯”之后的“祝福”就是一个“事奉上帝的基督徒”应有的态度?为什么一个信徒犯了常识性的工作错误,就说不得呢?

我心中这一连串的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难道一个基督信仰者不应该成为一个遵守基本人类道德和社会准则的人吗?对于那些认为自己成为信徒就可以在一切事情上——甚至是那些自己做的不尽如人意的事情上——占“上帝的光儿”的基督徒,引经据典的说什么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们“说不得”。在他们的脑海中,一切对他们错误的指责都将被上升到“敌对上帝”、“属灵攻击”的程度。

“说不得”实实在在是一种自以为义。作为真正的基督信仰者,我们是不能抱着“说不得”的态度而面对自己的,因为这样做便是堵塞悔改之路。真理在我们自身以外,只有在被教导的过程中,我们才能经历真理的临在。对上帝的信仰本身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可以被“说”!其实,在上帝面前我们真实的评分只能是“差评”,而“好评”则是我们不配的恩典。我们是基督徒,这意味着我们必须站在基督徒的高度去做一个好父亲、好儿子、好领导、好下属、好商户、好买家、好公民……在这一切的“好”面前,我们给自己怎样一个评分呢?

此时,我想到了教会总悔改祈祷文中的这样几句祷文:

“我们向主认罪,承认过去对袮的种种不忠;在我们生命里的骄傲、虚伪和不满,我们对自己放纵情欲、任意妄为,对人苛求剥削,我们因自己的挫折而动怒,因别人的幸福而嫉妒,我们没有节制的贪图世上的物质、眷恋肉身的逸乐;又在日常的生活中投机取巧、缺乏诚信……”

主啊,我们向袮认罪……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