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主教济南教区光华报

用美妙的文字传颂上主的光荣

 
 
 

日志

 
 
关于我

光华报是济南教区内部刊物,欢迎踊跃投稿,完善福传事业。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2月“天堂岛屿”  

2010-02-10 15:10:43|  分类: 本报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杏花雨《天堂》

                                      过年

                                                                            张健

     “我从主教府拿了一些《光华报》。”

      “好呀,麻烦你在堂区发发吧,可以发给青联会,让大家帮你发发。”

      “那些年轻人早放假回家了。”

      “放假?放什么假?”

      “寒假呀。”

      “这才什么时候?”

      “都腊月15了。”

        ……

       这是我与一个教友的电话谈话,打完电话我才意识到,天呀,原来又要辞旧迎新了,而我竟然恍然不觉。我便赶紧和主编肖神父通话,问他2月的报纸稿件是否提前需要整理,因为出版日期恰是新年。新年是让中国人血脉贲张的时节,我却把它忽略到九霄云外,在忙碌的工作中一直过着耶稣纪年法,竟然对“国产”的农历早已形如陌路,生活中,问他人“哦,今天是农历几月几号来”是司空见惯的事。

       小时候,对过新年是颇有感情的,那时总充满了期盼,新年里可以串门、吃糖、放鞭炮等,上学后,每年的寒假都会倒计时,面对愈来愈近的新年总是激动不已,因为终于可以放下书包去玩的不亦乐乎了,睡到日上三竿是我现在甜蜜的回忆,而今面对的是繁忙紧张的工作,新年的激情竟已消磨殆尽,而每年的腊月23直到除夕是我单位最忙碌的时刻,到了大年初一到初六也要轮流值班,故此我对新年也没了什么特别的期盼。

       我无从考究新年是什么时候走进国人民俗文化的,但它的确在人们生活中占据着不同凡响的位置,但随着时代进步,似乎人们对新年的眷爱也逐渐淡化,因为生活富裕了,我们天天过着过年般的生活。而我也对新年开始兴味索然起来。每逢教会大瞻礼,我总无法抑制激动情愫甚至夜不能寐,而对新年我从没有如此之深的感受,小时候,当人们说起圣诞节,大人就告诉我(那是我还是教外人)那是西方节日,就像咱中国过年一样热闹。我是在圣诞节领洗的,四年来每个圣诞节都让我雀跃不已,但中国最大的新年节日我却无法提升感情。

       新年初一的弥撒我从无福参加过,按中国人的习惯,新年在老家度过似乎才成体统,而我非出自公教家庭,周围也几乎没有教友,新年似乎是隔绝信仰的一道障碍,这也是我对新年不感兴趣的深层原因。新年应是反思信仰提升心灵争取来年信望爱德更进一步的过渡节,而世人的新年因为缺乏信仰的意义只不过追逐短暂的欢乐而后又重新投入到无休止的忙碌里。新年又是迷信活动风靡的日子,人们总要烧纸或搞其他活动拜一些不存在的东西,人们在大喜庆的日子里总愿意把喜庆交托给虚无和愚昧让人叹息。

       过年让人反思生活,新年里亲朋好友要团聚,其实这种团聚正透露着心酸,因为生活节奏的加快中,人们的情感交流变得奢华,我们把精力放在了无休止的工作中忽视了家庭、朋友的情感,仅在忙碌中敷衍的打声招呼,甚至由于紧张焦虑,我们对周围的亲人心不在焉,匆匆一瞥,新年岂不正折射出平时生活的漏洞?就像老人看到新年全家团聚时会笑得合不拢嘴,但平时的冷清又几人能堪受?而人平时的忙碌不见得都有价值,天主第7天休息了,可人似乎觉得强于天主,特别在中国一个基督信仰匮乏的国度里,休息是奢侈品,许多工作工种似乎从没“星期天”一说甚至一提“星期天”会感到可笑,而这种休息仅在新年才能短暂的释怀,岂不是悲哀?

        尽管对新年的感觉不像儿时那般强烈,毕竟也还是有一些喜气而让我欢悦。我在每年的新年还是会收到一些祝福短信并自编一些短信与他人交流,而祝福才是新年最有意义的事。而新年也是感谢天主的日子,这是上主赐予华夏的日子。两年前,写过一首关于新年的祈祷词,在此不自量力拿出来与大家分享,算是对大家的新年祝福吧。

天主,是你的圣神之火吹起了新年

吹红了中华欢愉的火焰

天主,华夏的新年将至

请你来中国与我们住下吧

放飞无数祈祷的星辉

叫明天穿上新春的美

愿一切信仰耶稣的教派都在罗马拥抱

愿旅途和净炼中的教会瞻望天国的桥

愿太阳月亮同在中东上空微笑

愿快乐印上黎巴嫩难民的眉梢

愿台湾省与大陆统一国际区号

愿恐怖组织在十字架前回头

愿政治与宗教在诚意中握手

愿教宗在中国土地上挥洒衣袖

愿莱芜(注:我的家乡)早日有自己的堂口.......

                                               与 主 同 行

                                                            --留法生活掠影

                                   袁广义神父

 感谢教区《光华报》编辑的邀请,使微末能借其一角向教区长上、铎职弟兄及主内同胞,汇报近五个月来的留法生活。

前言

天主的旨意总是神妙莫测,出乎于人之所想、所愿。多年前梦想竟在多年后实现,想的时候不成,不想的时候却自然来到,天主常用类似的教育法则告诫我们:不是我们要做什么,而是他要我们做什么。几近40岁、且已习惯于牧灵生活的我,却要暂别牧职,负笈法国,已非我所想,亦非我所愿。无论如何,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活在当下,接受天主的旨意,相信天主的安排。

2009年9月2日上午10:30分,我搭乘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LH721客机在北京起飞,经过14个小时的飞行抵达德国法兰克福,再转乘LH4721客机,于当地时间9月2日17:55分到达里昂机场。

一、遭遇语言障碍:

来机场接我的是Prado团体副总会长Xose Xulio神父,此前从未见过面,但按照事先说好的标记,他一下就认出了我。可是,当进一步交流时,才发现问题来了,Xose神父不说英语,而我只在国内学了60个小时的法语,根本达不到交流的程度。还好,Xose神父十分和蔼善良,眼神和肢体成了我们的第二语言,暂作沟通之用。

由里昂机场驱车半个小时左右,一座美丽的小山岗和简单典雅的院落呈现在眼前,这就是Limonest的Prado之家。当时正值晚餐时间,Xose神父便直接带我去餐厅用餐。当几位正在用餐的老神父看到我时,齐声用法语说:“Soyez le bienvenue”(欢迎),并热情地为我准备餐具和饭菜。同时,他们还用法语叽里呱啦向我说话,我猜测他们是让我吃饭,不要客气,但却一句也听不懂。

这还是只是开始,此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感觉自己既像聋子(听不懂),又像哑巴(说不出),甚至有时候还十分尴尬。一次,两位刚果的神父问我圣神父多长时间,我硬把14年说成了40年。他们两人互相对视,然后再一起看我,怎么也不像圣神父40年,于是怀着疑问又问了我一遍。我竟然还坚持就是40年,其实我的心里是要说14年的。三番五次之后,才知道我说错了,大家哄堂大笑。每天用餐的时间,为我都是极大的挑战。团体的神父们为了照顾我,免得让我感觉是外人,总会跟我说话,问我一些问题。可是,我呢,总是听不懂,感觉心里特别别扭。反过来说,这又是机遇,为学习法语很有帮助,现在的体会特别明显,很多中国学生想找这样的氛围却找不到。

二、Prado的灵修精神

出国留学不仅是增长学识,其实更主要是增长见识。很感谢天主使我能住在Prado的团体内,这个团体不是修会,而是一个有着共同愿望和灵修的司铎善会。“Prado”(普拉多)来自西班牙语,意思是“草原”。团体的创办人为里昂教区的神父P. Chvrier,他在19世纪为了照顾和培育贫穷孩子,而买下了名为Prado的酒吧,并联合当时一些志同道合的神父们,一起展开了面向穷人的服务。这个酒吧很大,此前曾是不良青年聚会的地方,经常发生一些打仗、斗殴,甚至杀人的恶行。随着P. Chvrier的购买,这个酒吧转变了它的职能,成为罪人皈依和认识天主的摇篮。

团体以“马槽、十字架、圣体龛”为标志,代表了Prado团体的基本灵修精神,那就是“效法贫穷的耶稣、受苦的耶稣和爱的耶稣”。团体的神父都有自己的教区,但他们大都主动申请到贫穷堂区服务,以饱满的热情和爱心传扬福音。这是耶稣基督精神的具体体现,无论在过去,还是在今天,Prado团体始终坚持这一点。

三、Prado之家

我住的地方在里昂的西北部郊区,离市里大概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严格来讲,这里是里昂的农村。这边没有高大的建筑,民居多为二层式楼房,花园、草地、牧场和小树林是这里的特色景观。Prado之家就坐落在这里,静谧的环境和清新的空气成为众多团体避静和灵修活动的优先选择。因此,Prado之家又作为灵修中心,常年接待前来避静的团体和个人。

目前,在团体中长期居住的有8位神父,其中 4位年龄较长的老神父,一位60多岁的“中年”神父做家长。其余三位年轻的神父就是我和两位分别来自韩国、刚果的神父。几位神父可谓各有千秋,其中有圣经学家、Prado历史和灵修专家,也有传教士和本堂神父,但大家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从不显示自己的学识和功绩。无论年老与年轻,从来没有架子,都是抢着为大家服务,其中一位80岁的老神父差不多每次都洗碗。这一点跟国内很多地区都不一样,大家感觉服务就是神父的天职,不服务就失去了神父的身份。

团体生活的节奏很简单,但重点分明。平常各有自己的工作和职务,但只要没有特殊情况,大家会一起做早晚祷,一起举行弥撒,当然也一起进餐。这种团体生活的模式为我的灵修特别有帮助,确实让我感受到团体使人成长和对灵性的促进。

四、我的学习

当我9月2日到达法国的时候,正值学生的暑假。因此,在初到法国40天的时间里,没有正式的老师,我只能自己学习一点简单的法语。直到10月12日,我所注册的里昂天主教大学,才正式开学。当再次踏入课堂的时候,感觉是那样的新鲜,真的很高兴能再做学生。我们班总共20几位学生,按年龄我是第二,大部分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有两位常任老师,他们很有责任心,对学生提出的问题,总会细致的分析和回答,直到学生满意为止。

每周5天,每天4个小时,全部是上午的课程。经别人介绍,我后来又注册了耶稣会创办的辅导中心,每周一、二、五的下午到中心学习,其中80多位志愿者为学生们免费辅导。这样,一周的学习时间基本上被排满了,其实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因为我希望多些时间学习,早些在语言方面融入法国人的生活,以便于今后的学习。

因此,我必须每天6:00左右起床,然后洗漱和早祷,争取7:20吃早餐。然后步行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到公交车站乘8:00之前的公交车,然后再转地铁到达学校,这样才能保证8:30左右到学校。除了周末和节假日,我基本上每天都重复着两点一线的生活,但却始终没觉得厌烦。到里昂近5个月的时间里,我几乎没有正式去旅游,因为我内心始终有一个想法,就是先把学业掌握好。可能有人会觉得遗憾,但我感觉以后总是有机会的。

五、里昂的文化

由于语言的限制,对里昂的了解非常局部,幸亏老师在课堂上会介绍很多里昂的文化。首先,里昂是最先接受信仰的法兰西城市之一,可以追朔到教会初期。因此,里昂一直保持着天主教信仰的传统。除了林立于城中的诸多教堂外,稍微有点历史的街道和建筑的角上,都有圣母的塑像。当然,最出名的要算是里昂的富赫维耶尔圣母大殿,这是里昂的象征,也是里昂人的骄傲,为感谢圣母的庇护,他们建成了这座大殿。其次,里昂也被称为“两条河的孩子”,因为索纳河与罗纳河正穿过城区,并在城外汇集为一。河流清澈见底,时不时有天鹅游戏其中,两岸各有壁画和游戏场所,因此,二者成为里昂文化的另一焦点。其三、里昂作为法国第二大城市,还有许多古老的文化遗址。从古罗马剧场、教堂、石刻壁画、再到他们的丝绸基地等,处处流露出他们的文明。其四、里昂人很喜欢旅行,但大都限制法国境内。虽然偶尔也会去其他国家,但总以本国景区作为优先选择。周末、假日总会看到很多家庭或朋友相约外出度假。冬日,滑雪便成为他们的必然选择。其五、里昂的道路交通也很发达,特别在公共交通方面更是如此,地铁、有轨电车和公共汽车一应俱全,当然对他们最重要的交通工具还是私家车。这里的道路并不太宽,车流量也很大,但让人惊奇的是很少有堵车的现象。其实,其中并无玄机,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坚持交通规则,而且行人优先。

总结

回顾过去的五个月,弹指一挥间,真有点“月如日”的感觉。国外的生活给了我挑战,但也给了我收获,既有艰辛,亦有甘怡,是天堂?还是炼狱?完全取决于人的生活态度。行笔至此,感恩之情油然而生,感谢天主的时时相伴,感谢众位贵人的祈祷和支持,因我们在主内的相通共融,我平安走过生命中的坎坷和崎岖,直至今日。这一切让我再次确信:天主永远与我们同在,他给我们重担,更给我们力量;给我们艰辛,更给我们希望,而希望就是得胜的保障。在新春佳节将临之际,祝愿家乡的弟兄、姊妹新春快乐,新的一年拥有新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